左文库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左文库 > 虎警 > 第一百二七节 目标

第一百二七节 目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与几周前相比,他现在的外貌有了很大改变。
  
  肤色明显变深,比古铜色还要更暗一筹。只有常年居住在热带或亚热带地区的人,才有这种如同脏布般无论如何都难以洗清的皮肤。
  
  长期生活在热带,人体为了避免温度过高损害内脏及维持正常功能,皮肤系统会产生适应性改变,产生大量黑色素帮助人体散热,减弱子外形对人体的伤害。无论亚裔还是白皮,在长期晒太阳后都会产生皮肤黑化。如果在非洲的赤道地区居住,结婚生子,延续三代以上,皮肤会产生基因适应性变化,越来越黑。
  
  就像近视眼,会遗传。
  
  虎平涛以前的肤色不算深,却远远达不到常年居住在腊达本地人的那种程度。滇省地处高原,警务培训基地设置了专门的紫外线照射室。特训期间,虎平涛每天都得光着身子在那里面呆上半个多钟头,这样持续了一周,整个人变得黑不溜秋。用教官开玩笑的话说:“再晒下去,你可以申请赤道几内亚的国籍了。”
  
  这玩意儿不是什么高科技,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对日光浴有特殊偏爱的那类人群。有简单的家用版,还有不可描述的岛国动作片专用版。
  
  光是皮肤颜色变深还不够,肤质必须粗糙化,才符合腊达本地居民的基础外观。
  
  无论体能还是理论训练,虎平涛只能穿着军绿色四角短裤,脚上是一双夹趾拖鞋。特训期间所有活动都在室内进行,暖气开的很大,确保室温保持在三十度左右。
  
  洗澡严禁使用沐浴液,甚至连香皂和肥皂也不行。淋浴只能使用正常温度的自来水,冲刷身上残留并干涸的汗液即可。
  
  缅国、安南、暹罗、柬埔寨,还有印尼和菲律宾……东南亚所有热带国家的大部分平民,都沿用这样的洗澡清洁方式。
  
  以腊达本地人为例,香皂和肥皂主要用来洗衣服,沐浴液是奢侈品,普通的宾馆和酒店都很少提供(除非单独提出要求)。他们习惯以这种方式冲凉,至于对身体的清洁程度是否达标,那其实无关紧要。
  
  时间久了,未洗掉的污垢附着在体表,与不断分泌的油脂、汗水混合,形成一层很薄的覆盖物,导致皮肤变得粗糙,摸起来有种在粗糙陶器表面滑过的感觉。
  
  “银筹”赌场是一幢六层建筑,占地面积很广,有单独的员工宿舍。这里的居住环境一般,四个人一个房间,上下铺。潮湿闷热的环境令人难受,虽有风扇,却无法降温,唯一令人舒服的就是淋浴冲凉。
  
  即便是早上起来也得冲一把。虎平涛趿着拖鞋,光着上身,摇摇晃晃走到一楼的大排档,挑了一张还算干净的塑料凳子坐下,要了一碗鱼汤米粉。
  
  这是缅国的国菜,也是当地人必吃的早点,在饮食界的地位相当于滇省米线。
  
  缅国多鱼,鱼汤米粉选用新鲜鲶鱼熬煮的汤汁,加上咖喱,淋上在热水中汆过的米粉。配菜有事先炒好的肉末、芫荽、豆芽、炸豆皮和油条,再撒上辣椒粉,以酸橙汁或柠檬汁为调料,吃起来酸甜鲜辣,极其开胃。
  
  这边没有醋,酸味调料大多用柠檬。出米粉的时候也可以向店家要求添加熟鸡蛋,那是一种极小气的做法:将熟鸡蛋剥壳,用细线分切为四至六块,轻轻放在米粉上。
  
  一个鸡蛋两百缅币,一元人民币折合二百二十缅币。
  
  吃完这碗价值一千八百缅币的早餐,虎平涛操着熟练的当地话与摊主打了个招呼,转身走进宿舍区,换上工作服。
  
  特训内容包括缅国语言速成。虎平涛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强大学习能力,在短短两周时间内掌握了基础缅语,日常交流毫无问题。
  
  赌场二十四小时营业,当班的荷官分为两班轮流交替。视客人数量多少,主管会安排荷官们适当的休息,这样一来就相当于三班轮换,某些时候甚至会变成四班。
  
  缅国法律表面上禁止赌博,实际上地下赌场横行。自从腊达划入经济开发区后,这里的大大小小赌场数量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增加了三倍。
  
  绝大部分是家庭化的小赌场,著名的“北部一条街”,长达两公里左右,除了贩卖工艺品和各种本地特产,街道两边遍布着麻将馆、电子游戏厅,以及各种各样的赌馆。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世界上任何一种赌博方式:百家乐、扎金花、二十一点、德州扑克、俄罗斯轮盘……
  
  赌客大部分是外国人,尤其是来自强大邻国的那些人。
  
  去年,缅国出动军警,对腊达的地下赌场进行了全面整肃。家庭式赌场基本上被肃清,“北部一条街”大大小小的各类赌馆也关门自查。表面上,这是应强大邻国的要求,共同制造一个干净、清洁的商贸环境。实际上,这是缅国军方与大型赌场持牌者之间的私下交易。
  
  肃清小型赌馆,只留下大型赌场。这样以来业务和利润集中,军方在其中占有一定比例,赌场也藉此得到了合法性外衣。
  
 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,一个穿着纱笼的中年男人走进赌场,来到二十一号桌前坐下。
  
  纱笼是缅国传统服装,类似于国内傣族所穿的筒裙。男女皆可,男式叫做“笼基”,女式叫做“特敏”。
  
  正在二十一号桌发牌的虎平涛面带微笑,操着缅国语向对方打招呼:“阮先生早。”
  
  他叫阮成栋,安南人,也是虎平涛此次任务的目标。
  
  安南与柬埔寨之间一直纷争不断,上个世纪更爆发过全面战争。安南人野心很大,尤其是黎笋上台后,凭借武力四面扩张。当时主要选定的目标是柬埔寨,以及北面的强大邻国。柬埔寨国小民弱,接连战败,如果不是强大邻国突然出兵,打了一个漂亮的自卫反击战,说不定早就被安南并吞。
  
  这些年,国际形势平稳,安南没有大规模出兵,看似主修内功,将主要精力转入经济建设。实际上,安南与柬埔寨之间的小规模武装冲突不断,却都限制在双方能够接受的范围,也就很少被外人知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