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文库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左文库 >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> 第372章 收网

第372章 收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送走邓芝、刘巴之后,李素回到内宅,就想找妾侍温存放松一下,顺便问问找世家女眷打探情报的进度。
  
  但没看到周樱,他就问了绣瑟,被告知说姐姐还在别院待客,李素就让绣瑟先给他揉捏一下,眯一会儿等着。
  
  ……
  
  “姐姐不喜欢收容宫里放出来的宫女,和我说就是了,这才多大点事,我们右将军府又不是养不起——不过上次已经送去那几个,不碍事吧?
  
  你夫君初举孝廉,仅为郎中而不出来做事,也是浪费才华,下个月就到右将军这儿办差历练,岂不是好。”
  
  李府别院中,周樱跟杨修的夫人林氏享用着茶点,一边说着笼络的话。林氏也频频点头,这几日相处下来,她已经被周樱展现出来的画大饼笼络住了。
  
  她夫君杨修刚举孝廉,确实也没什么差事,能有个立功的机会,仕途起点就顺利一些,也是好事。
  
  她便答道:“那就好,多谢妹妹了。右将军但有需要为朝廷出使一类的差事,我夫君口舌便捷伶俐,多能效劳。至于上次送的那几个宫女,送了也就送了——是我婆婆留下了,她也年老了,伺候不动我公公,有几个宫女服侍起居也好,反正我房里没留。”
  
  林氏这么说,显然也是懂得官场各类职务的立功机会多寡,自古搞外交事务确实容易捞到比较高的级别和起点,杨修的出身家世又适合干这个,不容易有被人扣留的风险。
  
  至于宫女,只要不抢她老公就好。
  
  周樱点头赔笑,一边心里非常专业地回忆着夫君前些日子交代的问题清单,觉得是火候问最后一个敏感问题了:
  
  “你们杨家也是四世三公,若是德祖公子也年少有为,将来五世三公也不是没可能。大王与右将军也是很想仰赖的,可惜当年的小误会,前将军在讨董光复雒阳的时候,杀了德祖公子的堂叔……”
  
  周樱口中的前将军,自然是指关羽,这是上个月刘协刚封的。
  
  关羽光复雒阳时,杀过受董卓之命接任河南尹、负责放火烧毁雒阳城的杨懿,这是刘备阵营和弘农杨氏一个绕不过去的旧仇,虽然不是什么重要任务,但话必须说开了,这样才显得诚恳。
  
  而且这种话题也不适合男人与男人之间谈正事儿的时候提到,那样没有回旋余地。一群妇道人家正合适聊这个。
  
  林氏当然知道重要,都没等周樱说下去,就若无其事地接话了:“嗨,六叔那……说实话,我家德祖也就给点面子,喊一声六叔,当初杨懿听命董卓接任河南尹的时候,就差点儿没把我公公气死,连说家门不幸。再说了,幸得前将军当时保住了雒阳城,按说你直接投诚义军不就好了么。
  
  不过,杨懿可能也是没想明白,也是怕弘农之地在董卓之手,不听董卓之命可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老家族人会被……过去都过去了,反正我公公和德祖每次聊起这事儿,都是说这种大是大非,宁可舍生取义,也不能焚毁宗庙啊,前将军杀了杨懿,也保住了我们杨家的声誉,算是两全其美了吧。
  
  我们杨家,还不是谁占了弘农就得仰人鼻息,不过如今可不比当初了。德祖经常跟我说,虽然段平东是个谨慎的,但董国舅为人张扬轻浮……嗨,咱妇道人家,说这些干嘛。”
  
  林氏这番话说得很干脆,而且把杨彪、杨修的态度都说得似有根据,作伪的概率应该不大。或者说,至少杨家人是用心考虑过如何回避这笔历史账的。
  
  周樱也不负责最终判断,只是默默记下,又说了一会儿拉家常的话,送了一些果品让林氏带走。
  
  “这样一来,跟韦氏几个分支的人也都聊过了,卫氏那几个蠢妇倒是嘴上没把门的,居然还以为夫君最近真的重用王必呢。只剩下杜氏,族中要人多在袁术控制的那几个县定居,也不来走访,不好请呢……让夫君另想办法吧。”
  
  周樱最后把这几天的成果在心中梳理了一遍,准备向李素汇报。
  
  ……
  
  “如此说来,杨彪杨修是不看好董承了,他们这是觉得董承德不配位,才不镇局,迟早头重脚轻,出事儿比王允还惨。杨彪杨修有脑子啊,这是已经看出了我让你请客的意思。另外几家,见识还差些火候。”
  
  李素当然比周樱懂行得多,听了周樱绘声绘色地说了各家女眷的表现后,很快就得出了自己的判断,结论跟周樱的看法差不多,但细节更丰富。
  
  周樱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,没想到夫君能从这些转述中,都听出比第一听众更多的隐藏深意。
  
  她也不敢多嘴,就静静地听李素最终分析结论:“如此说来,杨家应该是彻底捐弃对董承的期待了,知道他必然不长久,知道要怎么站队。
  
  至于韦家,只是一开始对王必有结交之恩,李傕当权那两年,也庇护过王必,所以这次王必要报恩。现在看来,是韦康这一脉跟咱作对,韦晃是无辜的,到时候清算分清楚就好,不要多株连,也安定人心。
  
  卫家的卫觊一脉,按你的说法,是铁了心跟韦康有勾结的——我估计卫觊就是放不下旧仇,肯定想以袁绍为退路了。除了卫觊以外,其他那些当初没有分润到河东解县盐湖之利的卫家支脉,倒是未必一条心,如果有可能宽宥赦免,也可以考虑拉拢。只可惜,卫觊是卫氏最大的分支了,其他人也不值多少。
  
  杜陵杜氏,我来想办法,过几天,我带兵到杜陵边境,邀桥蕤一家饮宴,共商京兆救灾事宜。到时候,大家各带两户京兆豪族作陪,也算各安其心。到时候,就能见到杜氏的要人了。”
  
  桥蕤是袁术部下,跟李素自然是互不统属,但目前双方的辖区犬牙交错,李素有京兆八个县,桥蕤有京兆五个县,而且中间无险可守,真要是闹冲突了,桥蕤肯定是扛不住的。
  
  李素是刘协圣旨封的京兆尹,桥蕤只是表的冒牌货,李素以礼相请他不敢不赴约。
  
  只不过,桥蕤肯定不敢来长安城里,怕被扣了,李素也不可能去杜陵县城,双方只能是在长安城与杜陵县之间的上林苑遗址,选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野餐交游,各自稍微带点卫兵,约个“单刀赴会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